拿鐵幾年前看了一部"愛是你,愛是我"的浪漫愛情喜劇,這裡面應該講著愛情的百面觀-就是那樣的酸甜苦辣!但我只對電影裡一個段落有印象,一位女主角愛上自己辦公室的男主角,一開始是默默的暗戀後來發現原來男主角也對她有好感,好啦~劇情發展到這邊大家一定想郎才女貌終成歸屬啦~But,女主角已無雙親身旁只有一個弟弟,但是是長年重病臥床的弟弟;男主角後來發現女主角必須照顧這樣的弟弟逼她必須做出一個選擇,跟他在一起共組家庭但是必須放棄照顧她弟弟,另一個就是兩人分手。

一個是心愛的男人,一個是與自己世上最親的弟弟,你是女主角,你會怎麼做呢?

電影到了後來,女主角孤身一人坐在弟弟旁邊撫著弟弟的額頭,在醫院黯淡的燈光下。留下結局滿滿的惆帳。

拿鐵在想這個情節要是在臺灣,選擇弟弟的情節會發生嘛?

............................................................

今日拿鐵騎著機車前往郵局領錢時,在大同路郵局側邊停等紅綠燈時,旁邊一道門突然打開,一個頭髮班白戴著黑色鏡框的男子,略為駝背的牽著一個年紀跟拿鐵差不多的中年男子穿越巷內,嘴裡不時叮嚀要牽好走好,像個怕小孩子走路摔倒的父親。拿鐵望了望門旁的招牌-伊甸幸運草社區日間作業設施。

拿鐵回來查了查網站,網站裡其中的一段話想我想起那個頭髮班白的男子聽起來略帶疲憊的聲音

服務對象為能力評估為不足以進入庇護工場且不適安置於成人日托機構者。

 

 

同樣的場景拿鐵在麵包店裡看著一對母女在買麵包,女兒看起來已經4、50歲了但看起來反應緩慢。母親在一旁耐心的指導怎麼夾麵包放到盤子裡,到了櫃臺怎麼結帳,要記的拿找錢等等,雖然女兒略顯慌張但是母親總是在旁溫柔

一樣的父親與母親 一樣無窮無盡的付出,有可能等不到的回報 拿鐵在想:那是怎樣的愛在支撐。

拿鐵曾看過一個外國家庭記錄片,是有關於一個女兒照顧長年失智已經忘記任何人的年邁母親,有一天女兒一如往常的幫媽媽擦臉按摩中,媽媽從睡夢中醒了過來看著女兒忽然喊出她的小名,這個女兒從呆住到慢慢顫抖握住媽媽的手啜泣著說:你知道我是誰?!媽媽一臉疑惑的說:你就是我最愛的小女兒....阿!女兒抽蓄到只能止不住的不停撫摸媽媽的臉直到母親又再度忘記她。

這種宛如在黑暗中行走得到一絲絲光芒又再度走入黑暗 什麼樣的力量支持著這樣的漫漫無盡?

也許這就是愛  不是連續劇中那樣廉價的愛

 

全站熱搜

迷你拿鐵小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